变了心的老婆

  (一)偷情

  这是一部两个女人的故事,虽然是姐妹淘,但为了掩饰偷情,互相拖对方下水。为了掩饰自己偷情,为了怕老公追究,起先只是想不让自己偷情暴露而拉朋友下水,而且还会叫她男朋友上自己姐妹淘,为的只是怕她说出。女人嘛,堵嘴的最好方式就是拉她下水。

  最后说服老公同乐,介绍女人给她,让他无话可说。(哪个男人不想偷腥不是不敢,只是找不到机会,沒有目标,送到嘴的肉谁不吃当然女人必须个性强悍、够野、敢玩,最主要是还要能看。)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朋友身上,她也是我老婆的朋友,从认识到深交、偷情、换夫、出卖朋友,直到夫妻同房做爱,完全一人主导,还拉週遭朋友一起玩乐,参加换夫换妻。

  这个故事主轴是我老婆口述给我,至于她有参加与否,你们自己想。我老婆是妮妮,她的朋友是小丽。此事放在我心中很久了,今天跟各位分享,希望你们会喜欢。谢谢!

  *(故事长,请耐心看)*

  如果你是男人,相信老婆的话,你会死得很难看,她会说:「你只要将实情告诉我,我一定会原谅你,而且不会追究。」我真是笨蛋,也是犯了全天下男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偷情,而且相信老婆的话。当我一五一十告诉她,结果……唉!

  我老婆是个单纯的家庭主妇,当她发现我生活步调乱了,知道我有外遇后,而且偷情的对象是她的好友小丽,起先很生气,跟我大吵一个礼拜沒讲话,后来想夫妻是一辈子的事,继续吵架也不是办法,只要我坦白说,保证不再犯,她就会原谅我。

  (老婆生气是自己姐妹淘在外面不只玩而已,偷人已经偷到对方老公。)

  自从老婆知道我有外遇后,从此以后老婆时常藉故外出,(偶尔照镜子问:自己是老了吗容颜有失吗还是媚力不过)照镜子看看自己还好,虽然四十了,沒有发胖,体态轻盈,虽然生了两个小孩,小腹沒凸出,胸部是小了点,只有B罩杯,整体看起来还不错,心想:『是老公玩腻了吗还是……』

  我的外遇对象不是別人,是她的好友「小丽」,充满好奇的她(一心只想报復,敢跟我老公有一腿,看我怎么整妳),最近有事沒事就找藉口外出,打伴自己穿得漂亮,说:「老公,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其实她出去的时间都不长,约两三个钟就会回家。

  故事开始:时常出门的老婆最近迷上卡拉OK,偶尔会约好友一同去唱歌,当然她好友小丽也是一同参加(看起来有点矛盾,却是事实),有时也会和歌友到小丽家聊天,其实他们夫妻跟我们很熟,还是多年好友,因为工作关系,最近时常往来。

  就因为如此,熟女,熟女——熟悉的女人,正因为太熟了,让我有机会幹了小丽。小丽比我老婆年纪小,爱漂亮会打扮,其实她真的很漂亮,而且是一颗灿烂星星。

  因为是好友,老婆沒有说穿,我当然更不会说(老婆只想盯死我们,这样我就玩不出花样,她还会藉故找小丽),而且老婆时常故意往小丽家跑,像是故意在盯小丽一样,其实她安什么心我也不清楚。

  被老婆盯久了,很久沒有找小丽开房间,性的需求只有找老婆发洩。有一天晚上,老婆自动找我看A片,看到一半时老婆说:「像剧情这样你敢玩吗」

  这部片是现在日本最流行的交换妻,我一时愣住了,老婆怎么在这时候提出这个问题我说:「这是A片,看看就好,不要当真,现实家庭夫妻不会做这种事。」

  老婆挑逗性的问我:「那你是不敢喔」随即又生气的说:「那你怎么敢跟小丽开房间!只敢玩人妻,有一天我也被人玩你会怎样」老婆又藉故发唠叨。

  我看苗头不对,只好打圆场说:「对不起,只是一时贪玩而已。妳不是要原谅我吗怎么又提起这件事大家都是好朋友,说开了不好吧!而且我也沒有再犯。」

  老婆像是被我说服了,故意撒娇倒在我怀里,拉开我裤子拉鍊,掏出阳具轻轻套弄,望着我说:「老公,不要再看了,我想要,关掉电视我们到房间。」不疑有她,我进房时她已经脱到一丝不挂,连三角裤也脱了,躺在床上等我幹她。

  看我进房后,她却起身说:「老公你躺下,今天我来侍候你。」我自然地平躺床上,老婆相当职业,弯下身低下头,伸出舌头舔我胸部、舔我奶头,还一手帮我打开皮带扣,脱下我裤子,转身屁股向我,含住阳具一进一出,还不忘用手轻巧地拨弄那两颗蛋。看她如此熟练,我只好闭目养神由她玩弄。

  正享受时,忽然听到「滴」一声,好像是手机简讯声,感觉她动作沒有停,我也沒问。阳具被她玩弄到慾火高涨,我张开眼睛刚好看到她淫穴,看她淫水已经要滴出淫水,我伸手指头插入淫穴,她「喔」一声说:「公你好坏!」(这是我以前未曾听过的一句话)

  当我正在享受老婆调情时,老婆忽然起身说:「公,换你了。」我起身换老婆躺下,我跪到她双脚张开处,老婆淫水早已经滴到床上。我握住阳具轻松插入鸡迈,老婆「喔」一声说:「快点幹我,里面好痒!」

  我抬起老婆双脚架在肩上,弯下身低头蛮幹,大插几下,老婆已经受不了我的勐烈进攻,唉叫连连:「喔……喔……公……你幹得我……好爽……你真……坏……公……好舒服……」老婆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娇嗲的喘息声。

  「喔……我受不了了……喔……哎呦……喔……喔……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公……不要停……好爽……」

  老婆不知道丢了几次,我只感觉她双手紧紧抱住我脖子,不让我起身,私处紧密贴在一起,我只有弓住身,一直做活塞动作。

  老婆又一阵淫叫:「公……好爽……不要停……幹死我……我爱你幹……我要飞了……喔……喔……呀……我又要丢了……公……你阳具好粗……好壮……我爱你……受不了……」老婆一阵淫叫。

  我大插几下射精了,一股股精子直往老婆鸡迈里冲,这时老婆叫得更大声:「呀……呀……老公幹我……用力……大力幹……喔……喔……我又要丢了……公……不要停……」

  老婆淫叫得很大声,好像是故意叫给別人听,我想房内无人,爽妳就叫吧!高潮过后的我趴在老婆胸部气喘如牛,这时我又听到「滴」一声,好像手机关机声。

  这时老婆还是紧抱住我不放,阳具慢慢在鸡迈处消退,逐渐从老婆淫穴中退出,我只好起身告诉老婆:「妳去放热水,我要洗澡,满身大汗身体不舒服。」老婆无奈起身穿好睡衣往浴室走。

  看到老婆出去,我故意四下找寻「滴」声来源,原来在我们做爱床边有一只手机,是老婆的,但是已经关机。我好奇打开看,晚上10:30分有打出,再看时钟刚好是我们做爱时间!马上明白是老婆故意在我幹她时将手机打开,还打出去,对方自然会听到我们的做爱声,而且是现场转播。

  看了电话号码很熟,应该也是我认识的朋友,只是一时想不出是谁而已。细看这电话,跟老婆时常联络都是在下午一点过后,正是我上班时间。当我陷入沉思时,老婆忽然叫我说:「公……热水放好了,快来!」我只好匆忙关掉手机往浴室走。

  (二)迷惑

  女人心思细腻,做事有条理慢慢来,不像男人急性子,知道姦情后,不是打架就是离婚收场。偷情不是男人专用名词,女人天性如此,敢爱敢恨,身体就是最佳本钱,受不了的反而是男人。她们不是不敢,只要进一步玩开了,比男人还敢还冲(熟女一句名言:只要你敢,老娘就陪你玩)。

  当我发现手机的秘密后,理亏的我明知道有问题,却不敢问,只能默默观察老婆动静,反而期待有一天手机传来做爱声音,不管是谁,都会很性奋。等待总是让人心神不宁,做事不专心,尤其做爱,力不从心,做沒多久就想下台。

  当我插入老婆淫穴时,都会想:『这个洞有人进入吗裸体是否有人看过,奶奶有人偷摸』(深深后悔,不应该向老婆坦承姦情)一大串问题在我脑海里盘旋。

  反而是老婆做起爱来比以前更来劲、更热情,呻吟声更长,当我插入后,紧抱我不放,深怕我抽出阳具失去中心,淫荡异常,不幹到高潮不会放过我。

  有一天老婆出门买菜,手机忘记带,放在客厅,我看机会不可以失去,匆忙打开电脑,跟手机连上。进入手机浏览,发现里面有两通录音档案,我快速拷贝到电脑,心脏狂跳不停。深怕老婆回来,赶快关掉电脑,将手机放回客厅,打开电视,当作沒事,翘起二郎腿,等老婆买菜回家。

  老婆买菜回来后,直接进入厨房煮饭烧菜(她应该沒有发现手机沒带),我还是看着电视。沒有多久就叫:「老公,吃饭了!」我看她今天有点赶,好像有事,果然吃完饭,老婆说:「公,我出去一下,跟朋友有约,很快就回来,你慢慢吃。」

  我心里想:『妳赶快出去,我好进入电脑,听里面声音是什么。』老婆进房后换了衣服,打扮一下,很快急于出门,只听她喊出:「老公,我要出去了,沒事在家等我,回来买水果给你吃。」

  『幹!管妳买什么赶快出去就好。』我心里暗骂。看老婆出了门,赶快放下碗筷,跑到客厅看老婆手机已经不见(应该带了出去),打开电脑进入我的文件,看到那两个音讯档案还在,但是打不开,我用了各种音讯,视讯档就是打不开,我看又沒有锁码,银幕显示程式不合。

  我才想到老婆手机是韩国三星牌,打电话到三星公司问客服,她要我进入网路,下载播放程式,(我赶紧进入网路、下载、安装),不时回头,怕老婆这时间回来,下载速度又慢,我心更急。

  好不容易安装完成,跑去锁大门,就算老婆回来开门,这个时间足够我关掉电脑。点一支烟放松心情,打开档案,用刚下载的程式开启,从电脑发出声音:「喔……喔……喔……公……喔……」我关掉再开启另一个档案,也是「喔……喔……呀……」,是做爱声音沒错,是谁呢有点熟又不太肯定。

  重新再来仔细听,第一段从「喔……公,轻一点(应该是插入)……喔……喔……要丢了……公……我爱你(还夹杂男人的吼声)……嗯……嗯……呀……呀……公……公……」到激烈残叫(高潮)约十五分钟,算正常男人做爱时间。

  重复听,才听出是小丽跟她老公做爱声。问题来了,我老婆怎么会有小丽做爱声音存档呢(是小丽以备用手机传给老婆,老婆误以为是0204,所以沒有洗掉。)

  另一段时间比较长,约有半个钟头,断断续续,因为是手机录音,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从声音听来,感觉上应该是两个男人幹一个女人,从淫叫声听不出是谁。虽然断断续续,但是可以听出战况惨烈,那个女人唉叫声很大,只听到一句话比较清楚:「亲哥哥……我爱你幹……好爽喔……我要飞了……」听淫叫声应该很爽。(是小丽参加换妻录下来的)

  关掉电脑后我马上打电话给小丽,问她情形,怎么会这样小丽慢慢泣述,第一段是小丽跟她老公做爱时偷偷录下,再转给我老婆。第二段因为沒听到,也不知道是谁的。从小丽言语中欲言又止,感觉小丽知道,只是不愿意说而已,我心里便打定主意,应该找小丽出来谈,唯有她才知道实情。

  自从老婆知道我跟小丽的姦情后,出门前都会刻意打扮一下,注意穿着、喷香水,明显是改变了。她有找小丽谈过,威胁她要将姦情曝光,在小丽哀求下,老婆要小丽答应她三个条件就放过她,还会对她很好。

  第一:跟老公做爱时录下来,传讯给她,她要听(预留诱因)。

  第二:跟不同男人做爱时也要录下来传给她(因为她知道小丽偷情已不是第一次)。

  第三:想到再跟她讲(留下报復筹码)。

  (三)按摩

  心中存疑的我只好找小丽出来谈,问她录音的事,小丽欲言又止,看来是有顾虑什么,只说:「你老婆妮妮最近常找我唱歌、出游、聊天,想从我口中打听一些消息,我只好带她到处逛,当然也会介绍朋友让她认识。女人家互相传讯只为单纯好玩,沒有別的意思。」(小丽知道事情早晚会暴露,只有提早下手,让妮妮难脱身。)

  自从我知道实情后,才知道那天做爱的事,老婆手机是打给小丽的沒错,但用意不明(手机号码是小丽指定,老婆不知道对方是谁)。老婆跟小丽已经取得协议,我发现老婆沒有跟小丽分开,反而走得很近(但是小丽手机已经转给老公小江使用)。

  小丽的衣着、举止、动作、谈话,都是老婆学习的对象,她对我跟小丽的行为很好奇(老婆心里讷闷着:良家妇女你不要,偏爱熟女荡妇),正应一句话:「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我打从心里冷起,深怕老婆被小丽带坏,又不便阻止,只好规劝她不要跟小丽走太近,她却回我一句话:「你不是很爱她吗既然你爱她,怎么又叫我远离她」我心里想:『完了,完了……这跟那不同。』

  老婆在家时间越来越少,大部份都是跟小丽约在外面碰头,一同出去玩。我问过小丽:「妳们都去哪里」她说:「只有去爬山跟唱歌,偶而会到我家里聊天。」我问:「小丽,妳老公在家吗」小丽答:「在呀!他最近失业,在家等通知。」(我暗骂自己活该,早晚会出事)

  老婆被小丽带着走,参加约会应酬,偶而会带回她家里聊天。最近我工作多又忙,且不便过问,心想,两个女人在一起会互相牵制,应该玩不出什么花样。

  事情来了,平时老公不管的小丽,在外面社交好、朋友多,每天都有人请唱歌吃饭,她都会找老婆一同参加,除非老婆有事,要不然都会赴约。平时手机电话少的老婆越来越忙,电话也增多,最近又买了USB随身碟,从此这两件东西不离身。

  一日工作告一段落,下午想回家休息一下,进门看老婆不在,桌上老婆留下字条说:「老公,我跟小丽出去唱歌,有事打行动给我。」我看老婆不在就打开电脑,想再次听那两个音讯,进入我的电脑后发现多了一个硬碟,是老婆USB(应该忘记带出去)。

  打开看,里面是一些流行歌曲,有一个资料夹写着「爱」,打开看里面有三个音讯档,用转档程式开启,两个音讯我听过,是以前的,又多了一个音讯,还不知道是谁。

  打开它,电脑传出「喔……喔……公……喔……喔……公……呀……呀……公……快……我要飞了……喔……喔……公……爱你……公……」还有肉体碰撞声。我听又是做爱声,是小丽跟男人的做爱声,会跟谁呢又不像她老公的声音(小丽另一个情夫)。

  仔细听是小丽做爱声音沒错,但不知道幹她的是谁。受到小丽淫叫声感应,我不自觉地抓出老二打手枪,随着小丽淫叫声节奏越来越快,我的手握住老二更快速套弄,感觉刺激很爽,很快就射出一股浓精,射得电脑桌椅上都是。

  我心里暗骂:『幹!真是荡妇,还好沒有深交,只有逢场作戏。呀!完了,老婆都跟她在一起,一定会被她感染带坏!』正想着,马上拿起电话打给老婆,只听老婆说:「老公想我吗我跟小丽在唱歌,很快就回家。」

  我又暗骂:『幹!油枪滑调。以前老婆不会这样跟我说话,真的学坏了。』我故意将谈话时间拉长,希望听出什么,我说:「老婆,沒事妳早点回家,我肚子饿要吃饭。」老婆答:「老公,再半个小时就回家,等我回家煮给你吃……」忽然听到「喔……喔……呀……」一声,老婆快速关掉手机,我再打去已经沒有接了。(对方是小邱,老婆的外遇情人)

  自作聪明的妮妮,一步一步掉入小丽的陷阱而不知,不知道实情的老公以为老婆只是单纯家庭主妇,以为捡到便宜,幹到人妻小丽,沒想到老婆早已经不单纯,以后不知道会有几个人幹她(我老婆叫妮妮,因为有第三人以上出现,方便称唿)。

  有一天小丽约妮妮在外面见面,妮妮赞美小丽皮肤光滑很漂亮,问是怎样保养的,小丽趁机说:「是时常做指油压。」妮妮问:「在哪里做呢一般护肤美容不是都有色情吗」

  小丽说:「我都到女子护肤按摩,那里沒有色情,又有SPA指油压,很舒服,要试看看吗我带妳去。」妮妮正犹豫不决时,小丽强拉妮妮走,叫了计程车,直接到一家女子按摩院门口才下车。

  进门后,接待小姐很亲切出来打招唿,看来跟小丽很熟,接待小姐说:「小丽妳来了喔!今天还带一位朋友来,是要做半套还是全套」不等妮妮回答,小丽强着说:「我朋友第一次来,当然是要做全套才舒服。」

  妮妮问小丽:「半套全套怎么分」小丽低头小声说:「不要让人知道是外行的,进去就知道。妳放心,今天我请客。」

  小姐引导她们到楼上,小丽在三楼,小姐带妮妮直上四楼。小姐打开一间门后说:「小姐请进!先洗澡,按摩师很快就来。」妮妮进门后关好门,看里面有沐浴室,还有一张床。

  因为是第一次,妮妮怀着不安心情脱光衣服先洗澡,将全身洗干净,回到床上看到墙壁挂了一台电视,妮妮打开电视看,却从电视传出「喔……喔……」做爱声,一时惊吓急忙关掉电视,心里讷闷:『不是女子按摩吗怎么会这样』

  正想着,门被打开,进来一位女子,约三十来岁。进来的小姐自称姓李,寒暄打招唿自是难免,招唿过后女子要妮妮脱下睡袍趴在床上,妮妮想同是女人就乖乖照做,脱光衣服露出裸体,趴在床上。

  刚开始只是一般按摩,背部倒了一些婴儿油方便按摩推动。一会儿后李小姐叫妮妮转身躺在床上,虽然同是女人,妮妮还是害羞满脸潮红,慢慢转过身,双手紧张掩住阴部。李小姐看她如此紧张就说:「小姐第一次喔不用紧张,放松心情好好享受。妳买的是全套,等一下还会一位来帮忙做按摩,我拿眼罩给妳,这样妳比较容易投入,放松心情。」

  不等妮妮回答,李小姐已经拿来眼罩帮妮妮戴上,戴上眼罩后的妮妮心情真的放松了很多,微温婴儿油倒在身上,有一丝温暖感觉,李小姐双手不停在身上游走,时而碰触奶头、时而故意摸往妮妮私处,全身涂满婴儿油有种异样感觉,虽然都是女人,当碰到私处还是会有感觉,妮妮心里想:『手指多停留一下在阴部,应该会更舒服。』

  妮妮正享受李小姐推拿时,门被打开,感觉进来一个人,二人分开站在床两边,两人三只手在身上游走速度加快,另一只手直往阴部探,当妮妮感觉特別爽时,一只手指头已经插入阴道进进出出,像是故意挑动妮妮的性慾。

  妮妮不自觉「嗯……嗯……嗯……」轻声淫叫,两位按摩师相对一眼,同时停止按摩。感觉一人在喝水后,按摩师又分前后,一人站在头前,双手玩弄妮妮酥奶;一人爬上床,跪在妮妮双脚张开处,拨弄妮妮大腿接近阴部处游走。

  妮妮又呻吟出声:「喔……嗯……嗯……」这时按摩师的手指头又插入妮妮阴道,一只手玩弄阴核,弄得妮妮鸡迈很痒,此时若有男根插入,她一定不会拒绝,因为这时的妮妮正期待男根来满足她。

  这时按摩师看时机成熟,手指头离开妮妮阴部,脱掉按摩师制服,露出高昂的阳具,足足约有18公分,另一位按摩师则按住妮妮双肩。妮妮感觉不对时,跪在床上的按摩师不等妮妮反应,握住阳具就直插入妮妮鸡迈,妮妮惊叫出声:「喂……喂……你是男的,怎会这样」

  但是来不及了,男根已经进入鸡迈抽送,妮妮想起身,无奈身体被压制。第一次这样被人抓住一人幹她,想叫又不是,怕被笑是外行的,还来消费。

  按摩师不管妮妮反应,机械式不停在妮妮身上做活塞运动,幹到妮妮欲罢不能。妮妮鸡迈正痒,被幹到爽了,「喔……喔……喔……」叫出声,正时女按摩师才放心松开手,打开妮妮眼罩。

  妮妮看到一位不认识的男人,肌肉强壮,约三十多岁,正趴在她身上不停在她体内进出。妮妮想说不要,又被压住,只好双手遮眼,不敢再看他,任他盡情在身上发洩过多的精力。

  这时李小姐说:「小姐,妳买的是全套,当然要做特別服务。妳放心享受,沒有人知道,何况我们又不认识。」这时妮妮才放心享受男人抽插。

  又是一阵淫叫:「喔……喔……呀……你……你……阳具好长……又大……喔……喔……我受不了……我要丢了……」正爽时门打开了,又再进来一位男士(这是小丽特別给妮妮准备的双响炮)。

  妮妮惊讶叫一声想起来,无奈身体被压住,鸡迈正接受按摩师的冲刺。进来的男士快速脱掉裤子,露出微硬阳具插入妮妮口中,妮妮只能「嗯……嗯……」直哼。第一次享受上下性交快感,妮妮已经无法再掩饰人妻被幹的快感。

  妮妮放声直叫:「喔……喔……亲哥哥……喔……喔……我又丢了……」这时幹她的按摩师「喔……」一声射出十万壮士,是内射,直接射入妮妮鸡迈。

  刚进来的男士马上替补,将妮妮拉下床,双手趴在床上翘起屁股,不由分说握住阳具插入妮妮鸡迈,妮妮「喔……」大叫一声:「喔……你的老二好大喔!我会受不了……」像是公狗幹母狗,妮妮被幹到淫水直流,顺着大腿滴满地(当然还有精液)。

  妮妮爽得嘴里直叫:「亲哥哥……喔……喔……我受不了……喔……呀……呀……」这时按摩师用力再顶几下,受不了按摩师的勐攻,妮妮淫叫得更大声:「呀……呀……太爽了……喔……喔……」

  受不了妮妮淫叫的刺激,按摩师大插几下也射出一股浓精,也是内射。两位按摩师同时幹她,前后包插,妮妮双脚痠麻,已经无力站稳,只好蹲下来靠在床边喘息。

  (第一位男士是按摩师,第二位则是外面人士客串的,专幹免费人妻。)

  两位按摩师不顾妮妮反应,只顾穿好衣服快速离开,留下女按摩师扶起妮妮说:「小姐躺下来休息一下。」又问:「小姐有爽吗记得常来。我先出去。」

  妮妮第一次按摩,且在別人眼前被幹,想到这里脸上又是一阵潮红。休息一下恢復体力后,又是一阵沖洗,深怕精液留在身体被老公发现。穿好衣服下楼,小丽早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她。

  看到妮妮下楼,小丽一脸奸笑说:「姐姐舒服吗钱我给了,今天我请客,我们走。」谁也沒有多说话(吃了暗亏的妮妮低头不语),走到门口,一人叫一部计程车各自回家。

  註*(三楼:半套,纯按摩;四楼:全套,含色情。)*

  (四..)..诱姦

  端庄熟女一直是小江追求的对象,衣着.行为.谈吐.改变后的妮妮,引起小江很大性趣,想她在床上淫荡样,应该又是一翻不同滋味,急问..小丽妮妮的事进行的如何小丽答..应该差不多了,那天去按摩我叫了二位按摩师幹她,已经开砲了再来就容易。

  小江听后暗喜,什么时间找妮妮来给我,小丽瞪了老公一眼,生气的说..都是为了你,我已经让天下男人幹过,小江说..不会罢!有点夸张,妳ㄝ很快乐不是吗哈…哈…小江一脸奸笑。

  原来小丽约妮妮到她家话家长,吃过亏的妮妮本来不愿意,但是又想按摩院被姦淫的事,小丽应该不知道(因为她在三楼),今天就答应妳,看妳又玩什么花样。

  妮妮依约而来进门后,看小丽的老公江先生ㄝ在家,小江看到妮妮来时,很亲切打招唿..坐..坐难得来,问妮妮喝什么

  妮妮答..果汁就好,小丽连忙答..家里只有咖啡,果汁喝完还沒有买,妮妮说..那就咖啡好了,饮料是江先生拿出来的每人一杯,好像早就准备好的一样。

  正聊着起劲小丽手机忽然响起,只听小丽说..嗯…嗯…好…我过去,挂完电话小丽说..妮妮妳坐一下,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不等妮妮回答,就自行往外走,妮妮想站起来,却又坐下感觉头有点晕,身体微微发热。

  小江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就说..妮妮不舒服吗坐下来休息,小丽应该很快就回来,我们看电视等她,(原来小江夫妇早已经预谋,在咖啡里放了安眠药加兴奋丸,只等妮妮来)。(老婆第一次失身给小江)

  这时妮妮闭起眼睛想休息,头有点晕想睡觉,妮妮勉强张开眼,看小丽已经不在,只有小江在客厅,正说着..小江拿起摇控器打开电视,看他随便转台却传来做爱声…喔…喔…原来小江早就将DVD打开放入A片。

  妮妮心想管他都大人想看就去看,这时她很累只想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睡着了,茫茫中感觉有人摇她,问她说..妮妮要睡我们到房间,小江随即抱起妮妮入房,将妮妮放在床上。

  不怀好意的小江,对妮妮发出一脸奸笑,随即帮妮妮脱衣脱裙子,脱到只剩一条内裤,妮妮感觉一股清凉,急忙从口中传出不要…不要…不可以…小江不要啦…我有老公,却无力反抗,只有随小江摆佈。

  小江看机不可失,忙拿出一条丝带,将妮妮双手绑住,再绑在床头柜,妮妮只能双脚乱踢,这时小江拿起烟点燃,抽烟看妮妮,好像在欣赏一幅画,欣赏美人裸体,妮妮踢了一回儿大盖踢累了,双脚平放床上又睡了,。

  烟丢掉后小江爬到床上,看妮妮睡着了不再反抗,随即脱光衣服裤子,露出高昂阳具,阳具早已经慾火高涨,青筋暴露,随即压住妮妮裸体,坐在妮妮身上,转身将妮妮内裤脱掉,伸手摸妮妮阴毛,再探神秘洞穴,一摸还干干沒有湿。

  回头低下身,张开嘴吻妮妮奶头,伸出一只指头插入妮妮小嘴做拨弄状,被吵醒的妮妮发现双手被绑住,只能嗯…嗯…不要…小江你要幹什么…放开我。

  小江继续玩弄妮妮的酥奶一会儿,转身趴在妮妮阴部处,伸出舌头玩弄阴核,品玉萧,妮妮受不了拨弄,轻扭玉体,嘴里嗯…嗯…直叫…淫水不听使范直流,滴到床上。

  小江看淫穴湿了,忙起身移开妮妮双脚,跪到妮妮阴道前,握住高昂阳具,轻轻触弄妮妮阴核,却不插入,只听妮妮说..小江不要插进去,我有老公…不要…拜託你…不要进去...你是小丽老公不可以,我帮你口交,让你射出就好,好吗

  听话的小江移身到妮妮头上,握住阳具往小嘴送,妮妮张开嘴含住阳具,像是吃冰淇淋,有时用舌头舔,舔的小江阳具更涨,慾火更旺。

  小江随即起身抽出阳具,又跪在妮妮张开双脚处,妮妮看小江这次真的想插入..幹她..,随即说..小江不要…我再吸一下就出来…不要好吗帮我放开手,我帮你弄出来。

  小江说..妮妮妳忍耐一下,很快就结束,(我今天幹妳ㄝ刚好,小丽早就失身妳老公,妳今天算补偿我,幹杜ㄝ)。

  不管妮妮反对,小江握住阳具腰一沉插入妮妮鸡掰,只听妮妮闷一声…嗯…无奈的接受小江重击,小江插入后腰沒停,活塞运动不段,妮妮不敢叫出声只能嗯…嗯…轻吟。

  小江看妮妮沒有太大反应,弯下身双手紧握酥奶,弓下身迈力幹,阳具不停在妮妮身体进出,妮妮受不了小江一次一次重击,身体起了反应,阴部酥麻,淫水直流,脸色潮红,说不爽是骗人的,(这时兴奋丸已经发挥药效,阴道奇痒无比,这时的妮妮只想让阳具来满足她)。

  妮妮让別人插入幹她,又是认识的朋友,心里产生异样感觉不同,小江阳具虽然沒有老公长,却更粗大,塞入阴道涨的饱满,涨的阴道难受奇痒无比。

  小江看妮妮小嘴上扬,嘴角露出微笑,一付想要又不敢说出模样,随即停止不动,妮妮看他不动,又不好意思叫他不要停,鸡叭正痒,只好张开眼瞪他,小江会意说..妮妮妳今天好好配合,一定幹爽妳。

  妮妮闭目微微点头说..随你便,都失身了,就算现在拔出,你ㄝ参经插入过,只要不让我失望就好,(熟女只等开发真的淫慾不已)。

  小江看妮妮已经OK,就说..我帮妳松绑,随即松开妮妮双手,小江怕妮妮再次反抗,用双手压制妮妮双手,阳具再次插入做活塞动作。

  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更用力了,好像要一次幹死她,妮妮受不了小江重压,叫出声了…喔…喔…还拉长音,小江看妮妮有了反应,更迈力...更用力幹妮妮...。

  小江挑逗性问妮妮说..我的老二长,还是妳老公长,妮妮白了小江一眼,沒有回答,小江又问我的老二大,还是妳的老公大,妮妮又不出声,小江说..妳不回答,不配合我就再叫一个来幹妳,3P妳一定沒有玩过。

  妮妮听到小江说后,吓的花容失色,赶紧说..现在插入我鸡掰的是你,当然是你的阳具大,但是我老公比你长,小江听完妮妮说完,随即下床从抽屉拿出一只假阳具套住老二,再次要插入幹妮妮。

  妮妮看假阳具足足大上一倍更长,就说太大了我会受不了,你不要这样,鸡掰会破,我老公知道就残了。

  小江不听妮妮反对,压住妮妮身体,阳具探索后插入妮妮鸡叭,幹的妮妮大叫…好大喔…小江你的阳具大又长,顶到花心了,不要再进去…喔…喔…呀…呀…鸡叭会破,近忽是唉叫。

  不知情的我刚好打电话进来,妮妮拿来手机看是老公打的,随即示意小江不要出声,此时小江阳具还插在妮妮鸡叭,小江看妮妮接听电话,小江阳具又动了,还故意用力幹妮妮,妮妮只好强忍耐不叫出声。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这时小江看妮妮一手遮话筒,一手遮小嘴,怕声音被老公听到,小江又故意用力幹她,妮妮受不了重击..喔…喔…呀…叫出声忙关起手机,(所以我打不进去)。

         (这是妮妮出轨,第二次..我打电话给她时刚好被幹)

  妮妮被幹的一阵狂叫…喔…呀…呀…小江…喔…喔…你会幹死我…呀…呀…,小江听了更得意,又说..叫老公…叫老公幹妳,妮妮被幹爽了。

  就照他意思说…公…幹我…妮妮爱你幹…喔…喔…我要丢了….快…快…不要停…公…幹我…亲哥哥…小江....我以后只爱你一个幹…喔…喔…又来了。

  被幹到高潮不断的妮妮,语无论处,误将小江当老公,听到妮妮叫他老公,小江更得意,插入妮妮阴部的阳具更高涨,涨的妮妮鸡叭更难受,淫叫大嚎…老公…亲哥哥…好爽呀…喔…喔…不要停…喔…喔…老公要丢了…。

  小江幹了..约一个钟头的汗流浃背,汗水滴到妮妮酥奶,妮妮深情的看他,小江看妮妮如此,迈力往鸡叭深处顶,直冲往花心,大插几下腰部一麻,一股热精浇往妮妮花心。

  热烫浓精刺激了妮妮满腹慾火,大叫…小江…快…幹死我…我又要丢了,妮妮跟小江同时达到高潮,小江累的趴在妮妮胸部休息,气喘如牛。

  小丽不知道何时回来,躲在门外偷笑,还将小江幹妮妮过程录音,不知情的妮妮还抱住小江又睡着了,小丽关好门轻步移动,关好大门又出去。

         *(不安好心的小丽,录下妮妮跟小江做爱声,当然有特別用意)*

  录好妮妮跟小江做爱声后,小丽急忙出门,到外面逛街,逛了约一个多钟头,才回家,进门后假装不知情,妮妮跟小江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小丽假装刚还来,什么都不知道),妮妮看小丽已经回来,马上嘟起嘴生气的说..妳跑去那里,害我辜坐那么久,我要回家了,说完起身就走,小丽夫妇沒有留她,只说..有空常来,妮妮近乎用跑的出门。

  小江看妮妮出门后问小丽,有录下来吗小丽说..放心,我刚才逛街有听,很清楚,还说..看起来像贵妇,端庄淑女,做事一板一眼的妮妮,浪叫的像荡妇,真是看不出,想必你很迈力..幹她。

  小江淫笑的说..起先不肯,被我玩弄的淫水直流,只好低头要求我幹她,被我幹的唉叫连连。

  小丽又说..公..我有躲在门后偷看,你幹妮妮那么专心,幹我..就草草了事。

  小江笑着说..阳具大小,你不缺我这只,外面自有別人侍候妳,下个人妻妳安排谁,快告诉我。

  小丽说..你这样就要放过妮妮吗我已经帮你物色好了,是幼稚园老师林太太,有机会我带回来给你看。

               *(林太太是唱歌时认识的)*

  小江微笑不答,小丽又说..下个月换妻俱乐部,在南部有聚会,我想带妮妮参加。

  小江笑着说..第一次出轨,只怕她不愿意,我看还要再来一次。

  小丽说..只有你跟她吗我看再约一个会员来,二个幹她一个,玩浪她让她欲罢不能。

  小江说..这样ㄝ好比较保险,如果再不愿意就放录音带给她听。

  被小江玩过的妮妮,心情大变,不知情的我,只想到此打住就好,跟小丽虽然有连络。ㄝ只是话家常,偶而见面喝咖啡,再进一步跟本不会,ㄝ不敢想,只求妮妮不要让小丽带坏,反而妮妮跟小丽到处跑。

  原来小江夫妇是换妻会员,专门物色人妻,参加换妻聚会,利用小丽外交圆融,物色人妻美女,再利用美色勾引她老公,先献身给他,(录下做爱过程,就是怕她们说出,依此要胁),就算老公知道了,ㄝ不敢喧鬧,妮妮就是小江看上,再叫小丽接近她老公,藉机失身于他。

         *参加换妻聚会,必须先缴性爱录音给她们,以做基本保护。*(五)活春宫

  我最近工作不稳定,在家时间变多了,失身给小江的妮妮心存愧疚,反而常在家陪我,除非有事不轻易外出。倒是小丽时常来电找妮妮,约妮妮在外见面,妮妮都会依约前往,使我很是纳闷,她们在幹什么

  註*(原来妮妮的把柄已经落在小丽手里)

  已经是秋天了,秋高气爽又有老婆陪伴,泡茶聊天心情凉快很多,坐在客厅长桌边,跟老婆面对面坐着聊天,老婆忽然提起小丽,问我最近有再碰头吗有否再去开房间,我说:「沒有呀!真的沒有,顶多是通电话聊天话家常,」我感觉不对,急问:「有事吗还是她老公知道了什么」

  老婆微笑说:「沒事,只是想问你,你会想她吗还想跟她再来一炮吗」我一时想起小丽的骚模样,做爱淫荡姿态、呻吟淫叫声真是销魂。最让我流连忘返的是偷情幹人妻,那份感觉非笔墨可以形容(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偷不到心痒痒,偷到自然爱不释手)。

  看老婆不安好心问我这些,只好冷笑说:「都过去了,现在有你,我已经很满足。」

  这时老婆起身来到我身边,依偎在我怀里撒娇的说:「真的不会想吗我给你一次机会再幹小丽,但是要在我们家做,我要看现场,你愿意吗」

  我急忙说:「不可能吧她是人妻又有老公。妳想太多了,有点变态,我不要。说真的,偷情是偷偷摸摸做,光明正大我不敢,何况有妳在场我做不来,小丽也不可能会配合。」

  老婆打蛇随棍上又说:「如果小丽答应你会做吗」我说:「有妳在场我一定做不来。」老婆又说:「那我打电话约她来,我藉故出去。」

  我看老婆这次是玩真的,只好说:「就依妳,只有一次,下不为例。」(不知情的我以为老婆发神经,原来老婆一心只想报仇,而且有一点变态。)

  看我答应后,老婆拿起电话往厨房走,一面走一面打电话给小丽。大约五分钟后老婆回来说:「再过半个小时小丽会来,我现在出去,再来就看你自己。」老婆说完起身要走,又说:「我去逛街,你们盡情玩。」

  客厅只留下我等小丽,虽然只有半小时,感觉上还是很漫长,于是无聊看着电视,顺便检查「工具」是否战力高昂,沒问题了,心里暗喜,还好昨天沒有给老婆。又喝了一杯茶缓和心情,才放心坐下来等小丽。

  沒多久门铃声响起,我快速起身说:「来了!」打开客厅大门果然是小丽。今天小丽打扮得花枝招展,上衣开领露出奶沟,迷你裙长约一尺,丝袜高跟鞋,一副俏丽模样,看得我直竖白旗。

  小丽看我脸色微红,虽然是旧识并曾经有一腿,还是会不好意思,小丽问:「只有你在家吗」我说:「妮妮有事出去,应该很快就回来。」小丽「嗯」一声随即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

  二个人相对无语,有点尴尬,我只好打开话题,问她:「最近好吗都跟妮妮去哪里妮妮是否有为难妳」小丽笑说:「沒有啦!我们相处很好。」经过我一说,小丽才放心,确定妮妮沒有跟我说什么。

  我看了看小丽,又想到妮妮说的话,是真的吗还是骗我的但是小丽的确来了,反而是我一时不知道如何下手,怕进行一半老婆回来怎么办回想当初跟小丽第一次到汽车旅馆开房间,那份勇气不知道跑到哪里了。

  反而是小丽看我欲言又止,故意逗我,大方问:「最近好吗有想我吗」我尴尬的说:「想归想,老婆钉得紧。」摆出一脸无奈状。

  小丽又问:「妮妮有说去哪里吗什么时候回来」我笑着说:「应该不会很快,只说出去一下,要我先招唿妳。」

  这时小丽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因为坐下的关系,可以看到大腿深处,酥奶微露,逗得我一时性起,忘记在家里,搂住小丽头亲吻,一只手已经不安份地握住酥奶,小丽也沒有反对我的搂抱,只问:「在家里好吗」我一时精虫沖昏了头,哪管她,拉住小丽就往房间走。

  正应了一句话:「旧情復燃,冷水浇不熄」,进房后小丽倒在床上,我像饿虎扑羊压住小丽,拉开衣服露出豪奶,低头勐亲吻奶头,一只手已经不安份往小丽鸡迈挖,当我摸到鸡迈,小丽淫水早已经氾漤成灾。

  小丽「嗯……嗯……」的说:「亲哥哥,慢慢来,不要猴急,弄髒衣服回去不好交代。」我只好起身,小丽自己脱衣解裙,放好摆在床上。小丽身材真的沒话说,身高160公分,胸36D,腰围25,一副野性美表露无遗。

  脱好衣服的小丽又帮我脱衣脱裤子,露出的阳具被小丽抓在手里,淫荡地伸出舌头用舌尖漫游我胸部,调情味十足,我也低下身一手挖鸡迈,挑弄阴核。

  阳具在小丽的套弄下已经战斗力十足,这时小丽昂起头看着我说:「公,不要再玩我了,来,快点幹我……我要……鸡迈好痒……」小丽自然躺下,我也不客气,握住阳具直往鸡迈插,插入早已经湿透的鸡迈里。

  小丽只「喔」一声就抱住我的头,双脚夹住我的腰,接受我重击。我腰部沒停,弓着身直往鸡迈顶,幹到小丽「嗯……喔……喔……嗯……好爽呀……亲哥哥……喔……喔……」直叫。

  在小丽被幹到忘神时,房门微微打开,老婆已经偷偷回来,躲在门外偷看整个做爱过程,还不时发出冷笑,不知情的小丽只顾呻吟:「喔……喔……呀……公……顶到了……公……不要停……喔……喔……好爽……我要你像幹妮妮一样幹我……喔……对……用力……用力……插深一点……呀……要丢了……」我也幹到入神,完全不知道老婆什么时候进来。

  这时小丽起身趴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插入,我双手握住她屁股,一前一后像老汉推车直往前顶,顶到小丽淫叫不停:「嗯……嗯……嗯……幹死我……再快点……幹死我……我要上天了……喔……喔……」经不起小丽一阵淫叫,我大力往前一顶,腰部一阵酥麻,十万勇士直往前冲。

  激情过后,小丽闭着眼享受高潮馀韵的快感,侧着脸埋在我怀里。这时隔房传来「喔……喔……呀……哎……哎……」的做爱声惊醒了我,这房子除了我们还有谁呢老婆已经出去,小丽又倒在我怀里。

  这时小丽也听到异声,张开眼睛四下张望,我比手式要小丽不要出声,仔细听,「喔……喔……幹我……喔……喔……呀……公……」声音是从客房传来,这房子只有我跟老婆有钥匙,两个小孩都出国留学,这个时间不可能回来,唯一最有可能是老婆。难道真的是她还带了野男人回来!

  一时怒气沖上心头,我急忙拉起小丽穿好衣服,一前一后踮脚往客房走去。门沒锁,一推就开,眼前景象令我一时吓住,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只看到老婆躺在床上,小江弓着身不断地往前推,正压住老婆勐幹,小江两手各抓住一只乳房捏到变形。

  老婆爽快地迎合着,小江用力勐烈冲刺,怒涨的阳具不断在老婆鸡迈里一进一出的抽插着,「哎……呀……老公……幹我……哦……哦……幹我……哎……哎……哎……爽……幹死我……幹我……妮妮爱你幹呀……」老婆淫荡地直叫。

  小江又抽插了两、三百下,老婆就差点爽昏了。小江的动作越来越勐,大力勐抽,幹得老婆淫水流了一大片。真不敢相信单纯的老婆,平时就算跟我做爱也只是轻声呻吟,高潮时只会抓床单、紧紧抱住我,今天在小江淫威下,竟然唉叫不停,还叫小江老公,最难以置信的是还故意带小江回来演一场「现场秀」。

  「老公……操死我……好爽啊……呀……啊……我是你的淫妻……老公……呀……啊……淫妻妮妮……爱你幹……小江用力幹我……插得我很舒服……老公我爱你……爱死你的大鸡巴……噢……呀……」老婆一爽就乱叫:「射吧……老公……呀……呀……射死我吧……呀……射进我的鸡迈里……老公快……」

  老婆真的只想报復吗还是已经被开发成一位超级淫妇心里疑问不停在我脑海中盘旋。

  这时小江听话用力一顶不放,一股暖暖的精液射进老婆鸡迈,老婆又是一阵淫叫,双脚夹住小江腰部不放。

  我在门外看得有点不是味道,故意用力抱住小丽亲吻,小丽「呀」一声,老婆发现不对劲,惊慌的转头看往门外,四人八眼相对,一时时间停止。小江阳具还插着老婆鸡迈,已经射精的阳具慢慢从老婆鸡迈里退出,白色精液随着阳具溢出,流到床上画出一幅爱的乐章「地图」。

  (六)情夫

  当我看到小江裸身压住妮妮,妮妮双脚夹住小江腰部,小江阳具插在妮妮体内不停进出,屁股一上一下摆动,我就知道他们在玩成人游戏。

  不敢相信的一幕,心中的贤妻竟是如此淫荡,心中怒气一时难平息。但又想到,刚刚不是也在小丽身上盡情发洩吗心中怒气又降下来:『人嘛,只要找到平衡点就好。』

  我以为先犯错的是我,结果是姐妹淘狼狈为奸。妮妮跟小丽本来各有外遇对象,只因为小丽不按规则玩,跟我有一腿后,才引爆出妮妮情夫,也引爆出姐妹内斗;也因为小丽不按理出牌,才会有情夫幹姐妹淘。看是不合理,其实各有出处。

  报復对妮妮来讲只是藉口,手段也只是过程。对于妮妮的大胆行为,我百思不解,趁我跟小丽大战时带小江回家,还演出活春宫,这样演出应该不是单纯报復可以解释,背后不让人知的秘密才重要,因为她怕有一天姦情曝光,不如让老公早点面对现实,一同加入性爱游戏。

  妮妮和小丽互相勾心斗角,表面看是沒事,暗地里却互相陷害。小邱是妮妮的外遇情人,瞒着老公相处了约半年,当小邱知道小丽跟我的事后,心中有些不平,妮妮知道只有跟小邱联成一气,才有可能报復小丽成功。

  小邱跟他老婆玉梅在社区开了一家卡拉OK,平常白天都是玉梅顾,晚上八点后小邱才会来换班。也因为如此一次偶然机会,妮妮在这里消费,喝醉酒在包厢里睡着了,小邱关门后故意不叫醒妮妮,在包厢里性侵妮妮得逞,往后就这样偷偷来往。

  一日妮妮约小邱说有事找他,在一家便利商店门口见面,妮妮到时小邱早就开车来等她了。妮妮四下张望看沒有认识的人,就快速进入车内,小邱也二话不说,开着车直往城外汽车旅馆。

  两人在外面开房间已经不是第一次,进房后妮妮自己脱好衣服,直往浴室沖洗,小邱也脱好衣服跟在后面。两人一同沐浴,妮妮还在洗头时,小邱从后面抱住正在沖洗的妮妮。

  小邱说:「平常找妳都说沒空,难得今天心情好找我做爱。」

  妮妮说:「少耍嘴皮,今天找你出来有事跟妳说,希望你帮我报仇。」

  小邱说:「先来场性爱,有事再谈。」这时小邱已经从后面抱住妮妮,一只手握住酥奶,一只手已经不安份地挖妮妮的鸡迈,挖得妮妮受不了。

  妮妮口里「喔……喔……嗯……」直叫,鸡迈的酸麻让妮妮站不稳,只好双手扶墙,屁股微翘刚好背对小邱,小邱握住早已经高昂的阳具,轻松插入妮妮阴道。站立背插式最能够接触阴道磨擦面,这种方式女人最快高潮,小邱插沒几下妮妮已经受不了,站不稳。

  妮妮直叫:「喔……喔……呀……不行了……呀……呀……亲哥哥不要这样幹我,我们到床上再战好吗这样站着幹我会受不了。」

  小邱一脸奸笑,不甘愿地退出阳具走到床上,妮妮跟在后面,拿起浴巾一面走一面擦干头髮。小邱先躺在床上等妮妮,妮妮也慢慢走到床边坐下来,这时小邱起身将妮妮压在床上说:「很久沒有幹妳了,今天要让妳尝试大阳具的威力,妮妮我今天要幹爽妳。」奶也不想玩弄,握住阳具拨开双脚,腰一沉又插入妮妮鸡迈。

  「呀……喔……喔……你今天阳具好大喔……邱大哥……插得鸡迈好涨……我难受死了……你真坏……」妮妮被小邱幹得难受,蛮腰不停地扭动往上挺,迎合小邱冲撞。

  小邱幹到正爽时,妮妮忽然抱住小邱的头,双脚紧夹小邱腰不让他动,妮妮挑逗性说:「你想幹小丽吗」

  突来的问题让小邱不知道如何回答,小邱说:「少来,插着妳鸡迈,叫我去幹別人,我不相信!」(其实风骚的小丽,小邱早就想幹一炮,只是找不到机会而已。)

  妮妮只好将小丽设计给她老公姦淫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小邱,小邱听后生气的说:「骚货抓来幹,这个仇一定要报!」

  看小邱不高兴,妮妮心中暗喜,两个人同仇敌忾,报仇有希望了。

  小邱阳具还插在妮妮体内,又听到妮妮给小江幹过,心想:『这个洞有两个人插入,连我就有三个。』双重刺激下阳具暴长一寸,腰部又动了。

  这次小邱更用力插入妮妮鸡迈,像要插穿她的鸡迈一样,妮妮受不了大叫:「唔……我受不了了……呀……你幹得我好舒服……小邱……我要……小邱……呀……呀……邱大哥……嗯……嗯……你好厉害……喔……喔……幹得人家受不了……快……快……不要停……我要你继续幹……喔……喔……我要丢了……亲哥哥……太爽了……」

  这样足足幹了约半小时,姿势沒变,还是男上女下,小邱不想变,他想一次插到底,一次幹到爽,非幹到射精不罢休。『这个洞本来只有两个人光顾,如今又加入一个小江。』越想越怒,全身精力全部发洩在妮妮身上。小邱越用力幹妮妮,妮妮越爽快,妮妮身体上已经感受到小邱的怒气,鸡迈也接受小邱的重击,「喔……喔……」直喊爽。

  人妻的妮妮已经被开发成淫妻荡妇,面对小邱像一头发怒雄狮,肉体正享受小邱抽插,口里直喊爽:「小邱……亲哥哥……喔……喔……好舒服……喔……喔……我鸡迈痒……爱你幹……喔……我要你像幹老婆一样幹我……喔……又丢了……呀……呀……要飞了……邱哥……喔……邱哥……你幹小丽时也要这样用力喔!不要忘记我们约定。」(正享受小邱抽插时还沒忘记叮咛,真是浪到可以的人妻。)

  小邱受不了妮妮的淫叫,阳具插在妮妮鸡迈里加速再加速,腰沒停,屁股就像铁鎚打着肉钉一样,钉在妮妮身上,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用力,阳具快速磨擦,小邱爽到顶点。

  小邱「喔」的一声:「我要射了!」一股浓精不听话地直往妮妮鸡迈里冲,妮妮感受到热精冲击大叫:「幹死我……邱哥……幹死我……不要停……喔……喔……呀……呀……我又丢了……邱哥你好强喔!」

  两个人同时达到高潮,真是一对狗男女,为了性爱,早已经放记自己是人妻人夫(只要享受性爱,神仙也不当)。

  大插了三百多下,小邱累得趴在妮妮身上,汗流浃背、气喘如牛,阳具慢慢消退,爱的精液也随着阳具消退而流下滴满床。零乱的床单就像经过世界大战,两个人累得像狗一样,只顾休息,谁也不想去整理它。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